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Kéo tài xỉu:君子玉言/植物的治愈\小杳

Kéo tài xỉu:君子玉言/植物的治愈\小杳

分类:快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Kéo tài xỉu(www.vng.app):Kéo tài xỉu(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Kéo tài xỉu(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Kéo tài xỉu(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两棵枫香树,一棵红似火,一棵绿如夏。 作者供图

  连续三天,白天最高温度摄氏三十二、二十八、二十五度。坐在庭院里,太阳晒在脊背上,把筋骨都烤软了,酥酥得令人昏昏欲睡。正说着:这可能是今年最后的暖阳了。霜降当天,秋风瑟瑟,气温立马降至摄氏十四度。院内落叶一会儿就铺满一层,风筒吹扫把扫,一边吹扫一边叶落,吹不尽,扫不尽。阳光晴好,天空澄澈,但空气清寒,始终烘不暖。果然秋深冬近了。

  院外的枫香树,叶色黄转红,果实坠坠。拍照时,才发现相邻那棵树的果实非常眼熟,居然也是枫香果!居然这棵也是枫香树!相距不过数十步,身形、身高都不相上下,仿佛孪生,树冠却是一棵苍翠葱绿、树还是树,另一棵红叶满枝、树成了花,果实也是一棵尚嫩呈绿色,一棵已熟变黑(中药「路路通」)。

  同样两棵树,长成了两个季节,貌似两个树种。一棵抢戏成了街头和路人眼里的当红主角,一棵慢半拍仍然大众绿成了背景板──当中,只差一道窄窄的蓝天。

  仅有的差别,不过是方位上一个东南角、一个正南望西,竟然把活生生的人骗得傻傻的。

  最大的魔术师,是阳光。

  百子莲开过花后捧出一枝枝又大又圆的小伞,如同娃娃头,挂满轻扁的黑色种子,茎杆细长,头重脚轻的样子。几天后,茎杆自动弯折,圆伞垂到地上,种子洒落──聪明的花儿就这样完成了播种。旁边,一朵蒲公英伞花完美,准备起飞远行……

  街道两侧,到处「最是橙黄橘绿时」,三角梅、夹竹桃、蓝雪花热烈的依然热烈,文雅的依然文雅,性格都泼辣皮实。突然间姹紫嫣红的是那些树,红的红、黄的黄,街区一角一角悄悄浓烈起来。车子开过,如在画廊。

  偶然在大厂园区发现新物种,开白花,坠满杨梅一般的果子,绿果黄果红果,一串一串,色泽鲜艳、层次分明。上网查,说是「草莓树」,「果实好看,异常难吃」。没敢触碰,不知难吃到什么程度,但是真好看,特好看。

  草坪新种的草长出了半寸小苗,但纤细单薄。之前小鸟、松鼠每天来偷吃草籽,现在只有松鼠来祸祸,平整的草坪踩得满地脚印,清清爽爽的mulch挖得乱糟糟,刚栽下的天竺葵被扒出来──只为埋牠采来的松果,昨天埋好今天又来挖,守财奴似的清点一番。多番驱赶交涉,牠已知道人好欺负,一点不怕,明明人坐在庭院,牠就在篱笆上窜来窜去呱呱叫。有时还大咧咧跑到亭子里跑跳,大尾巴甩来甩去,相当招摇。就因为松鼠老来祸祸植物,对牠的喜爱变成「讨厌」了。

  花重金买了一千粒翠菊种子,比米粒还小,恨不得呼口气就吹跑了。用鸡蛋托培土育苗,每天一点点滴式喂水。一周后小种子萌生出了小苗,也是幼小如米。小苗一天一样,三十个小窝都长齐了,待长大一点就可移至花盆了。

  植物无声,却泼辣辣有着惊人的生命力。不期然的一瞥,常给人惊鸿一瞥的欢喜。若是专注留意,虽然等待生命的成长感觉缓慢,然而每天一芽一叶的萌新,让人充满期待想像。

  生命这个东西,有无限的可能性,无数的活法,没有标准答案。只要拥有水土光风肥五大要素,不管为桔为枳,总是活得燕瘦环肥,自在松弛,每棵花草都有自己美美的样子。

  冯骥才先生写过一篇文章,他在阳台上搭了一座木屋,栽了些绿植,常春藤、绿萝、田七之类……最初是想把它作为书房,不料坐在里边竟写不出东西来。「白天,阳光进来一晒,没有涂油漆的松木的味道浓浓地冒出来,与植物的清香混在一起,一种享受生活的欲望被强烈地诱惑出来。」「在这样的被各种美迷乱了心智的房子里怎么写作呢?」冯先生没在这房里写过一行字,每有「写」的欲望,仍然回到原先的书房伏案。不时提着水壶过来给绿植浇水。

  在冯先生的「宠溺」下,花草自由自在、毫无约束地疯长,甚至有新生的绿蔓从喝水杯的杯柄中穿过。书房变花房,引得两只小麻雀误以为这里是一片天然树丛,从敞着的窗子飞进来,快乐地鸣唱起来。一下子,大自然野性的气质扑面而来。

  冯先生「开始认识到这间从不用来写作的房间非凡的意义。虽然我不在这里写作,但它却是我写作的一部分。放下笔坐在这里所享受的反倒是一种理想。」

  之前提到刘墉先生也是放任植物疯长并享受其中。我倒是一心盼着庭院里这些植物疯长,可是除了蓝花茄,其他长势都不疯,反而自己疯忙,乐此不疲……

  人作为生物链顶端,何以被植物治愈?内心平和,就可看见植物之美之韧之自由。最好的治愈系,是自己。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